你当前的位置:首页>>详情

拙论读书二三事

撰写时间: 2018年4月28日    点击率:5309次

  有时读书,譬如读《黑天鹅》,看到序言时就有点三心二意,读到第一章一些拗口文字更是有了弃书的冲动。于是想写点文字,不夸张地说落笔之际“耐心稀薄”就涌入脑海。是的,面对读书,我的耐心越来越稀薄。择书也是,尽管我讨厌“腰封”,却也常为“XX力荐”、“荣登XX读书榜”字眼所魅惑,买了一堆可能最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书。我不是一名合格的读者,阅读量也是不值得一提,今就我个人阅读的一些感受谈一些读书的那些事。
  读书,万不可缺思考。
  书海浩繁,文化艺术科学生物天文地理心理学……若是按照通用的概念来分,也一定是不胜枚举。单单就文学来分,就有小说杂文纪实文学随笔诗歌等等。但我似乎很少去思考“为什么而读书”。我仍然记得初读《简爱》时的情形,为女主角命运忧虑、乃至后来为她骄傲,这种内心波动影响至今仍然明晰。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正是这种触动这种给养,给以了我人格某种修正。很可惜的是大部分书籍读就读过了,没有思考它能给我什么样的冲撞、交流或者批评。很多人都知道武志红老师《巨婴国》被下架了,我当时的很庆幸自己买的早,整本书被我勾勾划划的很是热闹。可好友却给了我最精益的建议:不可盲信盲从,有些地方也是不可取的。所以,思考应当为读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思考应当是从书籍已知的历史事实、已被验证的历史规律、已被参透的人生哲理等中获取能让自我成长、自知自新的新东西。
  读书要多思考,鼓励泛读多读,但未读书的价值和“购书综合症”万不可混淆。
  我常会欣羡那些拥有私人图书馆的人,也很好奇怎么做到胸有书万种。今天读到作家翁贝托埃克拥有一座很大的私人图书馆,大部分拜访者会为藏书量惊叹,只有少数人懂得:你知道得越多,未读的书占据的书架也越多。这和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是完全两个概念。一个是因为已知而求索未知,一个是因无知而继续无知。写到这,我自己打算最近要把那些买来就被打入冷宫的书籍重新捡起来,让书不只是书本本身。
  读书需做好基础背景知识掌握工作。
  有些书的经典或者畅销,跟时代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梁文道讲《唐吉坷德》,听他讲过作者塞万提斯的生平,结合当时的时势衰落,才恍然明白它才不是滑稽小说,而是“小说中的小说”。网上常有“世界经典名著100册”“人生必须书籍”等等书单,我也收藏了很多,依照那些书单买来的诸如《日格瓦医生》《第二十二条军规》《三个火枪手》……这些有着烫金字体的书到最后都被丢在箱子里,很大的原因是我对当时的历史也好,政治也好,一无所知。文化的差异,翻译的问题,最终导致明明是饕餮文化盛宴到我这儿却成了残羹冷炙。
  读书要有“反刍”的过程,反刍,即为要反复咀嚼,下笔成文为佳。
  如果说读书是一种食物的摄入行为,那么行文则是一种吸收、输出的行为。我们都有过为某部著说拍手称好的时候,但这不代表我们完全的接受和吸收。唯有书写,唯有通过文字向作者反馈共鸣,才能引来内心关乎所读内容的思考,很多时候你会感觉到下笔无力,有时候是因为读过不解其意,有时则是因为无法认同。
  如此,以自己以往读书出现的各种错误的或者惶走冤枉路的问题,拙论读书二三事。是一种向外的沟通,但更多是内向的自省。(高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