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详情

我与山东地矿

撰写时间: 2017年8月11日    点击率:4739次

    我从2014年7月毕业工作至今将近三年的时间,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工作之后毕竟与学校实习环境有所不同,期间也经历了部门的重组,对地质工作有了新的更为全面的认识。
    在学校期间各个方面多少会感觉到地质行业尤其是地质矿产勘查方面大约从2011年左右开始逐渐陷入瓶颈。世界能源矿产市场萎靡不振,再加上中国的产能过剩,地质勘察收到的影响很大,不论是国家的财政投入还是市场项目都面临着大幅度的缩减。然而既然选择了地质专业,就绝不能轻易的放弃,遇到困难就踟蹰不前甚至退缩。尤其是在恶劣的大环境下颇有些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意味。
    对于许多新员工来说印象最为深刻的往往是刚参加工作的第一个项目,我也不例外。当时8月初参加完院里组织的新员工培训工作后,我和一起刚毕业的新同事一起去了青海分院在青海省瑙木浑沟口的金矿普查项目。第一次到高海拔地区,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先期到了西宁,海拔只有1000多米,还没有什么感觉。然后坐长途汽车到项目驻地的时候,海拔逐渐升到了3200多米,渐渐空气有些稀薄,加上汽车里气味有些大,就会感觉头有点闷。不过沿途的风景和内地还是迥然不同的,尤其是可以看到一群群的牦牛点缀在逐渐爬升的公路两侧绿草地上,远处是高原上显得特别湛蓝的天空逐渐和地平线交接在一起,感觉身处于一幅辽阔宁静却又充满生机的高原画布上。上午出发晚上7点到达项目驻地,由于正好临近农历的中元节,加上高原海拔高,空气稀薄,正好可以明显的看到皓月当空,繁星闪耀,乍一看还真如李白诗中“白玉盘”的感觉。因此虽然是离家万里之遥了,我却仍然感觉到了一丝温馨。
    项目驻地在巴隆乡,住在租的民房里,相比于在高原野外上的需要自带生活用具和水的其他项目要好上很多了。不过还是有些不方便的地方,项目组没有专门的用车,只能临时租车,司机却不愿进入工区。在这种情况下,搬运探槽样品就十分的不方便。工区的山近乎于土山,虽然有野草却很明显的可以看到裸露的地表。再加上探槽大多位于揭露断层的半山腰上,一个不小心就会滑倒,没几天鞋就破了。地质填图的时候就是如此,在身上挂上7、8袋样品就更容易重心不稳了。最累的一次是几十个样品,我们4个同事从山顶一次次挪到山脚,高原缺氧更是加重了身体的不适。不过,我们项目组还好,其他项目组的同事住在帐篷里晚上竟然被狼挠帐篷。期间参加过另一个项目,让我体会到了另外一种经历,需要在最高海拔4500米的高原上全程行车接近6个小时,早上出发,晚上工作回来就夜里11点多了。在高原的荒野上行车也是很有特色,地平线尽头是险峻的山脉,然而当你要到达山脚下却要经过相当漫长的旅途,漫长到几乎都要忘记了你曾经在荒野中注视过和期盼到达山脚下的那个瞬间。
    2016年初青海分院重组合并于烟台分院,2017年又重组为新成立的胶东分院。分院里既有以前青海分院的老同事还有新结识的领导和同事。不同于以前青海分院野外通讯信号不畅的桎梏,从雪域高原来到了东海之滨,附近就是八仙过海传说的八仙渡。不过在繁华都市里能耐得住寂寞却也更能考研人的意志。尤其是胶东地区已经有了三院和六院,行业竞争激烈,能拿到项目就更为不易。有的项目工期紧张而且前期工作的资料真实性让人生疑,往往就在无形中加大了工作的相当难度。为了赶项目进度,常常需要增加钻机的数量,这就需要在能保证施工进度的时候把好质量关,为未来圆满完成整个项目提供保证。尤其是在海边监管工程勘察钻机,夜晚来临的时候,海湾对岸可以见到璀璨的都市灯光,与天空中的星星遥相辉映。联想起不久前在青海的感受,不同的场景却是相似的感受,颇有些“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觉。
    不过却突然让我想起来在青海戈壁滩上行车期间看到的徒步旅行的外国友人,一根手杖,一双鞋,一个背包,再加上一颗向往自由和拼搏的心,浑身上下透漏着一种执着,用身体的磨练与拼搏来获得心灵的洗礼和自由。地质工作何尝又不是一样的道理,大到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小到个人的家庭生活,都需要一步一步的完成既定的目标,虽然路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险阻,但是不经历风雨有怎么会见到彩虹呢?不论是在以前的青海分院还是在现在的胶东分院,领导同事都是克服环境和人事上的困难,虽然离家万里却仍然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完成各种工作任务。
    我想也许逆境中往往更能锻炼一个人适应环境的能力,大浪淘沙,优胜劣汰,自然规律乃至人类经济社会莫不如此。只有在逆境中磨炼和成长起来才能站在行业的制高点上,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我及分院同事们也将互相激励共同进步,在此也希望与诸君共勉,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为山东地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胶东分院/姜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