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详情

淄河铁矿的发现及鲁西南煤矿的普查(找矿经验交流之五)

撰写时间: 2016年9月14日    点击率:4980次

  在1980年左右,我们二队(当时为地矿部五大队)曾参加淄河铁矿勘探大会战。关于该铁矿的发现,有一段传闻。据说某个地质队为普查验证物探异常,首批布设了四个钻孔,前三个钻孔都达到了设计孔深,未见到矿,经技术负责人批准终了孔。第四个钻孔也到了设计孔深,仍未见矿。当时技术负责不在现场,看钻人员要去分队部请示是否终孔,但那时既无电话又无手机,只好步行七八里路到分队部请示,最后得到的答复是终孔。随后看钻人员赶回工地传达终孔指示。就在看钻人员去分队部请示的过程中,机台人员商议,因地层岩石好打,可以多钻米数,争取年终多拿超产奖,他们没有停钻,而是继续钻进。看钻人员往返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机台已打了一个回次,第二个回次也快提钻了。看钻人员叫马上提钻终孔。当提上钻后,打下岩心一看,惊喜万分,见到了一段铁矿石,但未打穿,看钻人员立即决定,不能终孔,继续往下打,结果打出了两米多的铁矿层。就这样发现了淄河大铁矿。
  无独有偶,鲁西南单县煤田的发现也是如此。八十年代,地矿二队施工了六七个钻孔,打至六百多米都没见矿,多年之后,其他单位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工作,在其深部打出了一大型煤田。
  上述两事例说明:
  1、矿体存在是客观的,但发现却是偶然和巧合的。淄河打钻,若不是为争年终超产奖,多打了米数,按原设计终了孔,那淄河铁矿的发现还不知要等多少年。
  2、在普查摸底时,浅孔若不见矿,不要轻易放弃,要布设少量深孔去探讨,只有这样才算完全彻底探索了,才有可能出现找到矿的奇迹。

 

                                                                                     鲁南院老科协会员  朱锡元